楼主: 怡然 - 

【长篇连载】讲述坑爹的塔吊指挥生活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接了电话,小董开门见山,问我:小陈,在哪儿呢?是不是回家了?我说:没,我回生活区了,那会胃疼,难受,就回来了。小董跟我讲,明天就会来新人,希望我带她一天,让她熟悉熟悉。我说行啊。想到马上就可以彻底解放,心里轻松了许多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干什么好呢?打电话吧,打给姐姐。聊了好久,这时候老吴走过来,对我讲:明天把对讲机,帽子,衣服什么的都交给他。我没理他,这货的节奏是要我马上走人啊。好吧,这会妹纸心情好,正合我意,真的有一分钟都不想多呆的心。打完电话,我回到宿舍,牛姐和其他人见面就问,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我说不舒服,他们也没有很在意。十点半的时候,刘姐回来了,看到我就问:你怎么敢那么早就走,领导都在对讲机里找你找不到。我说:我失踪了。当时心里想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唉,人家说的真没错,说一句谎话,就要用一百句谎话来圆它。那一天晚会居然睡得很舒服,想想第二天就要离开这个地方,开心多于伤感,终于要走了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晚上十点半的时候,老天爷彻底发飙了,一直在下雨,倾盆大雨的那种,下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才停。我在想这个老天爷啊,是一点也不让耽误干活,晚上十点下班,它下大了,早上六点上班,它停了。停了更好,不用冒雨回家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天早上,我终于不用穿长袖,把对讲机电池,安全帽,荧光服收拾了一下,就去找老吴。老吴这个代班虽然一再引起我的反感,但毕竟要走了,工资还没影,好歹他是介绍我过来的人。我说要请他吃饭,他说让我中午再请。我说马上就要走了,可能等不到中午了,他讲中午的话,小董过来跟你算工资,怎么能走。本来对拿现钱没报什么希望的,老吴这样讲一下子让我对他多了几分好感,没以前那么惹人讨厌了。早上员工餐厅里人多的不得了,等了好久,才拿到东西。两碗绿豆汤,四个包子,总共六块钱,算是请老吴的。可能人太多的缘故,包子都不怎么熟,可我还是吃完了,别糟蹋粮食了。对讲机还在工地,我还要去拿。出餐厅的时候,那个清洁工大姐,说一直在等我,怕我没钥匙。我说我拿着任大姐的钥匙,不用她担心。到D区拿回对讲机,准备进宿舍,却发现这个坑爹的清洁工大姐居然只锁了一个锁,没把两个锁套到一起。这是什么节奏啊,什么脑子啊。不行,还得去找她。死杨胖子把我的钥匙给她了,问她要。到了D区,找到她,她却说:钥匙被小杨拿走了,就是那个杨胖子,说要去配钥匙,没给她。牛姐的钥匙丢了,刘姐现在还在下面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到下边去问刘姐要钥匙的时候,感觉自己特别像电视节目中的闯关选手,一会儿要走独木桥,一会要扶着钢管小心翼翼的爬架子,因为下了一夜雨的缘故,下边全都是水,最后一次走,感觉也挺好玩的。D区,再见,指挥,再见!
回到生活区,我买了支笔,开始算我的薪水,2800左右。写了两份,一份给小董,一份备份。想想自己这一个月来好像基本上都没怎么睡饱过,临走了好好睡一觉吧,放松放松。好佩服我自己,自打来这边,好像经常做梦会梦到吊东西,这次又梦到我记得工资卡丢了,怎么找也找不着。这时候电话响了,小董的。问我在哪儿?我说在生活区呢。她说你出来吧,我正往你那边去。我屁颠屁颠的就出去了,这是给我发工资的节奏吗??在东门遇到小董,看她一身轻装,除了手机,不像带现金的模样,心想:估计没戏!果然,到了生活区宿舍,小董开始跟我讲:最近她手头比较紧,公司可能会半个月之后发工资,到时候打电话通知我。虽然已猜到是这种结局,但想想小董人挺不错的,对我不错,工资什么的应该不用担心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和小董聊了很多,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瘦瘦的,白白的,说话很温柔,据说老公很有钱,她做的主要是塔吊司机,指挥和施工电梯这一行。我们坐在床边聊天,突然进来一个安全员,也是郑州的,不是那个杨胖子,是D区新来的安全员,问我老板:你是哪个区的?小董说:D区的。我笑着说不是啦,这个是我们老板。他笑笑就走了。我把我的经历跟她讲了,她把她的苦水也给我倒了一大堆。D区事多,这她是知道的,她说:你别小看这些安全员,官小管的可不少。像C区的小秦,人家都是外聘的,不管那么多闲事,对工人什么的也客客气气的。D区不一样,D区的安全员什么的都是他们内部人士,像这边的经理是老杨,安全员是小杨,他们都是有亲戚连带关系的,所以说话特别横,他找你事,你没办法。等到公司开工资的时候,都是要他们签字的。他说你做的好,你就做的好,大老板又不在这,他说你做的不好,那一张罚单少则五百,多则几千。他说你是不知道,D区不管是经理,还是安全员,给她打电话,打的没遍数。有一次还在电话里和这边的经理吵起来,吵也没用,你还要挣他的钱,下次见面还是得笑脸相迎。想想也是,做什么容易啊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一会刘姐回来了,刘姐开玩笑说:小陈,大家听说你走了,都挺不想让你走的。我说怎么了?她说:咱们这个队伍就属你年轻,你这一走,就剩我们这些老骨头了。我说哪有,你们都挺年轻的。其实除了我二十多岁,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,剩下的都是四十多,五十多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午小董请大家伙在员工餐厅里吃饭,顺便商量D区上人的问题。任大姐首当其冲,不管是小董还是老吴,都希望她到D区去。可能以前对她讲了太多D区的不好,任大姐怎么说都不愿意去跳这个火坑。老吴发飙了,小董夹在中间,只能说让她先试试。早上那两个不熟的包子,折磨的我够呛,肚子一直在疼,饭都吃不下去。大家说要干杯送我,那会难受的一口都喝不下去。老吴笑着说:看来这次小陈是真病了,有气无力的。我也只能苦笑,这是老天爷在惩罚我啊。吃罢饭,回到宿舍,D区的领导,这个人大家都叫他小文,还不错,郑州本地的。跑过来问我:昨天怎么回事?找你找不到。我说:那会挺难受的,就走了。我给老板打电话了。他说:下次呢,就跟这边领导说,你跟你们老板说,这边人也不知道。我说好。其实心里在想:放心吧,绝对没有下次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仔细想想:D区这边除了活比较多,杨胖子比较讨厌,其他人还是不错的。杨胖子又跑过来又让我们搬出去,说是跟领导腾夫妻房间,好吧,你爱咋折腾就咋折腾吧,反正你姑奶奶我就要走了,无所谓了。
把小董送走后,我开始收拾行李,下午的风暖暖的,像我的心情一样,百荣再见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想起那两天塔机跟我们猜的谜语,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猜出来。反正当时我是想破脑袋,也没想出来。
1.两个爸爸,两个儿子,一起出去买帽子,但却只买了三顶帽子,为什么?
2.上边有顶,下边没底,没有门。打一个夏天才能用到的东西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