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主: 怡然 - 

【长篇连载】讲述坑爹的塔吊指挥生活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想想以前在C区的日子,突然觉得以前那个姓秦的安全员真是个大好人。这个D区呆一天我都觉得难受,什么都不顺,干着就烦。中午我去找老吴,说还想去C区,老吴不同意,那个老郭死活也不愿意回到D区,说D区事多,这回我是真信了。D区的事,真不是一般的多,除了那个死胖子,这边的龟孙领导们都爱当家,都爱管闲事。前两天早上六点上班,晚去十分钟,不知道谁就给小董打电话,说什么我们上边没有信号工。我到的时候,老吴在D区上边,一见到我,吹胡子瞪眼的,我说晚个十分八分的怎么了,加班的时候,多干了那么多,他们那些货怎么不说啊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最最让我恶心,最最最让我窝囊的事都发生在那一天,早上老吴吼我一顿,因为晚来十分钟。原来在D区我在下面,后来我强烈要求在上面,姓刘的和姓牛的,就到下面了。本以为上面好,结果上面忙的要死,根本没有歇的空。而且这个区比C区要大很多,只钢筋棚就两个,原材料厂地比C区要大一半还要多。施工面积也是整个工程最大的一个区,最坑爹的是,这么大地方只架了两个塔吊。像对面那个区,没有这个区地方大,还有三个塔吊呢。所以整个工程进度,D区都是最慢的,活也是做多的。我是傻啊,跑到D区来。上面的钢筋工,木工,架子工不停在争塔吊,整天把我跑的腿都快断了,这个对我有意见,那个投诉我,在这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还有那个死胖子,早上说要把斗子车吊到下边区,龟孙子绑了八百年,还没整好,说要整到电工那儿,焊四个角。这边钢筋工和木工,下边都急着要料。模板下去了,我听见那个死胖子,在对讲机里喊我的名字,说让我快点把斗子车吊下去,还说什么想干干,不想干滚蛋!刚开始,我以为我听错了,后来我听那个牛姐说,那个死胖子当时骂的就是我。你算个什么东西啊?你他娘的不就是个安全员,骂我,老娘生来是让你骂的呀。我什么错都没有,却要被你这条疯狗咬。当时真是杀他的心都没有。我多希望是我听错了,是我误会了。上边忙的要死,帮那群木工吊东西,踩在模板上,模板很滑,一不小心就摔倒了,当时把我给摔的疼的,都哭了,他奶奶的,老子长这么大,哪里受过这么多气。死胖子,我与你势不两立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早上没吃饭,先是被老吴训,又被这个死胖子骂,又摔倒,工人还投诉我,我都不知道我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。脑子里就一个念头,走人走人,一分钟也不想多呆。下午的时候,那个工人又要吊斗子车,车里装的短钢筋什么的,我不让起钩,结果那个工人手一指,塔机就起钩了,车子在半空中悠悠荡荡,看着就挺不安全的,不知道又是哪个领导,又开始了,谁让你把它吊下去的,我说我不让起钩,工人手一指,塔机就起了。他用对讲机跟司机讲,下次,谁的也别听,听指挥的。恼死我了,闹心的事咋那么多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两天,看到那个杨胖子,我都想问问他,那天你在对讲机里骂我什么了,你以为你谁啊?结果呢上班没有空,下班那个死胖子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。一天咒他一百遍都不解恨。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,还没说,你们收拾好包袱,随时准备搬出去。我就说,你别跟我说,你跟小董说,小董让我搬我就搬。前两天C去来了来了两个女的,住在D区我们的宿舍里,那个杨胖子,还没说,你把钥匙给我,有新人要来,结果下班回去的时候,一看,新人确实来了,是个扫地的,C区那两个女的被子包袱什么的,被他扯的乱七八糟的,还说让他们赶紧搬走,不然把他们东西扔出去。晚上去闹,老吴来了说,你就是让人家搬,也得等明天,三更半夜的让搬到哪里。现在又让我们搬,说是要搬到楼上,谁姓晕啊,天那么热,夏天还不把人蒸死啊。搬,搬,搬你妈的头啊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刚刚给小董打电话说不干,小董还没说,你再坚持坚持,等找到人你再走,我不想坚持,但碍于小董的面子,又没办法说什么。在这边,小董人还是不错的,对我也算照顾。算了,在坚持两天,在有几天就一个月了,到时候如果她还没找到人,我果断走人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说在这边的塔机吧。刚来的时候,在C区,塔机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小孩,看上去像十七八岁的。脸圆圆的,有一点婴儿肥。我们两个配合的还算比较好,我也跟他讲,塔机,我指挥的不好,咱们两个互相担待点,谁都不要生气,争取把咱们的活干好。他也挺听话的,虽然开的技术真不咋样,但人还真是挺好的。他跟我说,他开了有三年多塔吊了,我觉得他顶多开的有三个月。哪里吊东西,一般他把大臂就给你摆过头,更别说小车走到位了。东西落下来,我如果不说落钩,他就一直让钩在那绷着。但他非常小心,开的也很慢,胆子有点小的娃子。最后一次见到他,那时候我还在C区,那天老吴让我到下边,上边的工人乱喊一通,他一直在对我讲:让我到上面,他说他现在头都大了,不知道该听谁的。我也很无奈,领导让我到哪里,我就到哪里。再后来,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。前两天听别人说,他在C区做的时候,钢筋好像砸到工人了,伤的不轻,现在已经不让他做了,应该已经走了。想想我们是一天到那个地方的,结果头一天来就要加通宵,到夜里十二点,他自己就下来,钢筋工的头不愿意他,给公司打电话。他们的代班来了,吹胡子瞪眼的,把他说了一顿,就让他回去睡觉了。小孩挺可怜的,挣个钱真不容易。那个代班后来爬上去顶他,后来那个货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对讲机什么都没用,那些工人破本啊,自己爬上去,生把塔机给喊醒,继续吊东西。这些工人要钱不要命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也许出了这个事情,对他是福也不一定。终于不用在加班了,可以好好好好的休息一阵子了。以前晚上加班的时候,发生过好几次东西掉下去的事情,下边的指挥没看好,把他给吓的,一直在对我讲,不想做这行,我也劝他,干点其他的,他说他想修车,可是现在没有本钱。经过这个事情,也许他真的可以如愿的去修车了。祝他好运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说现在这个塔机,以前在C区做的时候,他也串过几次场。这个主开得不错,就是起钩落钩的时候太猛,我还没喊落钩,他吧唧一下东西就落下来了,有时候吓人一大跳。他的技术比我刚来的第一个塔机技术要好很多,一般我都不怎么费脑子指挥他,他落钩的位置很准,开的也相对很快,干活也比较快,就是莽撞了些。
在D区,两个吊三个人,除了上面说的那个还有周仲和小李子。周仲这个名字有时候听着挺别扭的。在对讲机里,他一直在喊,不要叫他塔机,要叫名字,因为老是听着别人周总周总这样叫,感觉很过瘾。那天他下吊,跑到我面前,说我,我就是周总,个子不太高,挺欢的一个塔机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说了那么多,讲讲我这两天的二逼经历吧。前天休息,昨天早上来到工地,一整天那些班组都在争塔吊,都在提我的意见,搞的我头都大了。晚上吃过饭七点上班,那些木工,说这边项目上的黄老板说了,要他们木工先吊,谁都不准抢。大老板发话了,我还有什么话说。下边的钢筋工一直在吼吼,说没料了之类的。几吊之后,木工终于吊完了撤人了。老天爷却下起雨来,那会下的还不小,那个绑钩的钢筋工笑嘻嘻的对我说:你走吧,我帮你指挥。把你的荧光服给我吧。当时可能那个人也出于想让自己的钢筋班组多吊几吊的心态吧,才说要帮我吧。我没把衣服给他,但我却真的走了。如果衣服给他了,那不是露馅了。我交代他说,如果领导问,就讲我上厕所了。怕遇到领导,我就想转一圈,转到C区,从C区那边回生活区。结果就是怕遇见鬼就偏遇见鬼。刚走到C区,就碰到老吴,我咋么那么背呢。他还问我来着,我都没怎么理他,就走了。当时想着要不回家吧,但明天还要来,好赶。就慢腾腾往生活区走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4-30 15:0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宿舍吧,还不到九点,屋里还有那个杨胖子的人,那个清洁工大姐。不知道该到哪儿里?就在生活区附近转悠,当时心里是很不安的,早知道在坚持一会。这时候小董的电话打过来,我心里想,糟了,有人给小董打报告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